HIDING FORUM777 躲吧论坛

欢迎大家一同来HIDING躲吧论坛畅谈人生乐趣,惊奇事件,分享每一段不同人生阶段的话题吧
 
首页相册常见问题与解答 (FAQ)搜索注册登录

分享 | 
 

 错过前世 ~~惜之

向下 
到页面 : 上一页  1, 2, 3
作者留言
joanne_kek
无尽的雷鸣


帖子数 : 2186
奖章 :
奖章2 :
奖章3 :
奖章4 :
奖章5 :
奖章6 :
HD金钱 : 27300
注册日期 : 08-07-28

帖子主题: 回复: 错过前世 ~~惜之   周日 八月 31, 2008 2:25 am

  大娘收到涴茹的信,明白了事情的约略经过,她觉得有必要让事情就此截止,不让它再有任何后续发展的可能性。

  于是,她做主替采青找到一门亲事。

  那是镇上有名的金家,金家上下虽无人当官,但金老爷经商能力高强,累积不少财富,他育有五子,其中最小的儿子金大元是弱智,连吃饭便溺都要人服侍。

  这两年,宠爱儿子的金老爷想替小儿子延续香火,但正常人家的女子谁肯下嫁?

  刚好,碰上急着嫁女儿的杨夫人,虽说采青双眼失明,至少这孩子聪明伶俐,秀丽可人,于是两人一拍即合,约定下时间,一顶花轿就要将采青送入金家大门。

  能嫁吗?不能嫁!

  虽然煜宸再不会遵守承诺,但采青打定主意等他,不管多久,十年八年,五十年或一千载,她都等候。

  收拾包袱,柱起杖,采青耐心等待,等待夜深人静好安然离开。

  她明白,离开家庭的护翼,活下去将是她最残苛的挑战,但她必须走,为着承诺。

  梆子敲过,已是三更天,寒冷的冬夜里听不见唧唧虫声,她轻轻摸索,走到门边,一二三四……她一步步细数自己的脚步。这些天她为了逃家,努力摸清家里的每一条路线。

  很冷,但她没停下,支持她的,是煜宸的影子、是他淡淡的温柔。

  二十八、三十九……很好,第一个岔路口到了,往右是大娘居住的院落,往左是大厅方向,她该往左,远远躲开有大娘的地方。

  「救、咳咳、救命……」

  侧耳倾听,采青听见紊乱而虚浮的脚步声,遗有几不可辨的呼救。

  采青将方向调往右手边,她明白这是不理智的,但逐渐清晰的呼救声,决定了她的方向。

  大娘身边的荷花猛地扑向前,抓住采青的裙角。

  「八小姐!救、救大夫人……失火……」

  「失火了?大夫人还在屋里吗?」她蹲身急问,但荷花已失去知觉,没办法回她半分。

  抛下包袱,她迅速往大娘屋里跑,这里她来过无数次,路径早已熟悉。

  不多想,她冲进屋里,火热空气炙上她的鼻息,火苗窜上她的衣服,她不觉得痛,只一心一意救下大娘。

  「大娘,妳在哪里?出出声,我是采青!」

  梁柱垮下,千钧一发之际,她躲过去,对这一切,她看不见也无从反应,全是命运眷顾。

  「大娘,妳说话啊!」

  浊气冲进喉间,一连串的咳嗽教她呼吸不过,她照管不到自己,还是往屋子深处走去。

  终于,她听见大娘虚弱的叫唤。

  「采青,我在这里……」

  「我听见了,大娘,我听见了,妳再喊喊我,不然我找不到妳。」拐杖绊到倾倒的柜椅,掉落地面,她蹲下身子,四处遍寻不着,算了,她放弃。

  她靠双手向前摸索,一步步往大娘的方向走去,火烧上她双手,她一点感觉也没有,灼热感从脚底往上窜,她亦毫无所知。

  「我在这里……」

  她听到了,她找对方向,采青笃定脚步,是了是了,她马上要找到大娘、脚踢到东西,膝盖一软,她跪倒在地,这时,采青才发现自己碰到一副身躯。

  「大娘,是妳,对不?」

  「采青丫头……」

  老泪纵横,她怎么也没想到,这时候会是采青进来救自己。

  「大娘,妳别晕呀!我看不见路,妳告诉我,我该怎么走好吗?」

  她喘息、她剧烈咳嗽,红红的血液在采青胸前形成一幅幅刺目,然她毫无所觉,仍拚了命鼓吹大娘,她们可以活着走出这里。

  「不行了,到处都是火,我们会一起被烧死在这里。」她放弃求生欲望。

  在听见采青声音之前,过往的事一幕幕回到眼前,从她出嫁、生子,到丈夫将女子一个个带进家门……

  她花了一辈子时间巩固自己的地位、排挤其他女人,她日日夜夜算计别人也算计自己,从不曾真正快乐,像她这样的人生,到底是喜剧或是悲情?

  她想,不会有人肯对她伸出援手的,丈夫怕她,她死了,反倒落得轻松;姨娘们更恨不得她早死,好顺理成章继承她的位置。

  她亲生的孩子们,娶的娶、嫁的嫁,各自独立分家,照管不到她头上,临死了,才发现自己有多凄凉。

  「行的,大娘,我看不见都能从外头一路走到这里,多了大娘的眼睛,我们一定可以安然出去。」

  采青拉拉她的手,硬要将她背到自己背上。

  「屋子快垮了。」

  她看看天花板,看看倾颓的荣华富贵,这个家呵,她花了多少精神经营的地方,一场火烧毁她所有努力。

  「不怕的,只要能救出大娘,采青什么都不怕。」

  采青的话让她动容,凭什么呀?这些年,她从未宽待过她,挑剔她、欺凌她,是自己最常做的事,她身上的伤疤恐怕全是自己留下。

  「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我这样待妳,妳一点都不怨不恨吗?」

  「不怨了,我明白女人心,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,是多么痛苦的事情。我不恨您、不怪涴茹姊姊,捍卫爱情,是女子天经地义的本能。」

  这些话,她说得诚心诚意。

  「对不起,这些年我始终苛待妳。」摸摸采青的脸,她懊悔、她自厌自弃,如果重新来过,她愿意弥补。

  「对不起,我和娘的存在,让您的心不平静。」。采青回她一句,口气里净是释然,「走吧,让我们出去。」

  背起大娘,按着大娘的扪示,采青一步步走出火场,火烫上她的膝,她不介意,热气燃上她的眉,她无所谓。

  眼前,救出大娘,是最重要的唯一。

  终于,她听见有人喊灭火,她听见水泼上来的声音,松口气,她很累了,好几次软脚,但是她明白,自己必须再多坚持一下下。

  是的,一下下、再一下下就好,二十步吧,走过二十步,她就可以喘口气,好好休息。

  人声更近了,看不见任何东西,但她确定,光明在眼前。

  「大夫人出来了、八小姐出来了!」

  听见仆人的高声人喊,采青好高兴,她的一下下快要结束。

  终于,有人将大娘自她背上接去,开心,她真的好开心,甜甜的笑容满溢,彷佛完成了一件重要事情。

  下一刻,她摔倒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,冰冰的泥七地土贴着她的脸颊,好舒服呢,她甚至闻到青草芳香。

  她神智不清了,现在是冬天,青草全隐在泥土之下。

  青草、水涧,那悠游的鱼儿呀,在澄澈的水潭里拨动鱼鳍,酸酸甜甜的紫色浆果,芬芳滋味渗进她每根神经、

  她同他手牵手,拿着木雕鱼儿,一个小小震动,木雕鱼儿落进水潭中间,摇摇摆摆,成了活生生的真鱼儿,相随相依。

  是啊,攀着藤,他从东飞到西,她笑声如同银铃,响彻天际……

  小兔子来了,小羊也离开森林,青青的草原呵,孕育了多少生命,也孕育出他们永系的爱情……

  爱他,她的爱情不因挫折枯萎;爱他,她的爱情历久弥坚;爱他,她从不想断线。轻轻叹息,满足了,她的青草地、她的小鱼、她的心……

  「采青、采青!」

  哦,听见了,从远处传来的是大娘的声音,没有生气,只有和平。

  呕,她吐出一口又一口鲜血,那是她的坚贞,她宁死也不顺意嫁给别人。

  「采青,妳哪里痛?哪里不舒服?告诉大娘啊!我给妳找大夫。」

  大娘的泪落在她颊边,一颗颗、一朵朵灿烂清莲,她们的仇终是化解开来了。

  「告诉他,我守诺、我等候……」

  话勉强出口,又是鲜血激喷,染了满地雪红,

  大娘拉起她的手,大家才发现,她的手脚已经枯焦蜷曲,再不成人样,看到这副凄惨模样,所有人再忍控不住情绪,掩面大哭、

  「大娘懂,大娘知道,大娘绝对为妳把这句话带到,」

  听见这句,采青安心了,微笑轻轻浮起,看不见的眼睛望向天际,她看见了,看见煜宸在雪中奔驰,他驾驭马的样子多么好看……

  不能再待了,她好心急,心急着奔到他身边去……

  咽下最后一口气,清灵的她飞到他身边,坐在他身后,搂住他的腰背,轻轻一声:「我来了,煜宸哥哥。」

  此时,方得知消息的五娘奔近,看着自己的女儿烧成这模样,再顾不得一切,放声大哭。

  「采青啊,我的儿呀,是娘错,是娘软弱,是娘周全不了妳,都是我的错。我该阻止婚礼,该用尽心计把妳送回王爷身旁去,不该要求妳屈从命运,对不起、对不起,我的好采青,娘的心肝肉儿,我错了,妳罚我吧,罚娘下地狱吧,可妳醒醒吶……娘只有妳、只有妳啊……」
返回页首 向下
查阅用户资料
joanne_kek
无尽的雷鸣


帖子数 : 2186
奖章 :
奖章2 :
奖章3 :
奖章4 :
奖章5 :
奖章6 :
HD金钱 : 27300
注册日期 : 08-07-28

帖子主题: 回复: 错过前世 ~~惜之   周日 八月 31, 2008 2:30 am

尾声


  白茫茫的雪地里,一匹白马飞快驰骋,天空不断降下的雪花,将马背上的男人染出一身白。

  斜飞剑眉微拧,眉下的深邃眼珠镶满忧郁,他不断催促马儿快跑,缰绳在他手中紧绷。

  五天了,小夏的声音还在他耳边,一吋吋腐蚀他的心。

  把眼珠子送给王爷的,根本不是什么李江,是采青小姐啊!一听到宇文大夫说有办法救治,她心甘情愿献上自己的眼睛,没有半分怨言。

  我以为,没了眼睛,就不会伤心哭泣,但小姐眼上的布条,时时都是湿漉漉的,我换了又换,才晓得,原来,没了眼睛,难过时,还是会泪流满面。

  小姐走了,我整理她的旧物,才发现床底下塞满染血的帕子和衣服,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,不知道小姐哪里受伤,我吓坏了,禀报王妃,王妃要我假装看不见,可,我明明看见了呀,怎么假装?

  这几天,我老是梦见,梦见小姐浑身是血要我救救她,王爷,请您救救采青小姐吧!

  小姐说,只要王爷能得到幸福,她变成怎样都没关系,就算一辈子都活在黑暗里,也没关系。

  小姐告诉我,人间有仙境,在一个深谷里,那里有水有鱼,有人人梦想的爱情,那里有她人生中最大的美丽……

  是吗?就是终生见不到阳光都没关系,只要他幸福?

  是吗?深谷是她的仙境,是她人生中最大的美丽?

  为什么从不告诉他这些事情?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心情说清楚?他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当面问问她,她的爱情到底是什么,什么样的付出才是爱情底限?

  快马加鞭,他要用最快的速度飞到她身边,想她,不是只有今天,想她,是从看不见她那刻开始。

  小鱼儿,他来了,等等他,煜宸催促马匹……

  他怀里的锦囊落下,两条木雕小鱼掉在雪地上,一大一小,相依相傍。

  雪仍然在飘,一层层覆盖大地,覆去马蹄痕迹,覆去白茫茫天地里,那抹孤寂身影……

  七年后,边疆无战事,郜煜宸带着妻子退隐山林,涴茹育有二子二女,一家人在蓟县过着平静的田园生活,这是他们的人生,是月老赐给他们的情缘。

  只是偶尔,煜宸会跃上林间,站在高高的树梢头,回想爱飞小鱼儿的笑声,偶尔,他会站在池边低问,小鱼儿是否仍然不怕痛,是否再也无忧?

  他遗失了生日礼物,却开始学习起为自己雕刻小鱼,每一只栩栩如生的鱼儿,都背负着那段幸福记忆。

  郜煜宸四十八岁那年过世,涴茹亲手将木雕小鱼放进他的棺木,有一丝丝的罪恶和痛楚,但她仍坚持自己没有做错事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查阅用户资料
joanne_kek
无尽的雷鸣


帖子数 : 2186
奖章 :
奖章2 :
奖章3 :
奖章4 :
奖章5 :
奖章6 :
HD金钱 : 27300
注册日期 : 08-07-28

帖子主题: 回复: 错过前世 ~~惜之   周日 八月 31, 2008 2:33 am

期待来世


  白茫茫的雪地里,一匹白马飞快驰骋,天空不断降下的雪花,将马背的上男人染出一身白。

  斜飞剑眉微拧,眉下的深邃眼珠镶满忧郁,他不断催促马儿快跑,缰绳在他手中紧绷。

  五天了,小夏的声音还在他耳边,一吋吋腐蚀他的心。

  把眼珠子送给王爷的,根本不是什么李江,是釆青小姐啊!一听到宇文大夫说有办法救治,她心甘情愿献上自己的眼睛,没有半分怨言。

  我以为,没了眼睛,就不会伤心哭泣,但小姐眼上的布条,时时都是湿漉漉的,我换了又换,才晓得,原来,没了眼睛,难过时,还是会泪流满面。

  小姐走了,我整理她的旧物,才发现床底下塞满染血的帕子和衣服,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怎忠来的,不知道小姐哪里受伤,我吓坏了,禀报王妃,王妃要我假装看不见,可,我明明看见了呀,怎么假装?

  这几天,我老是梦见,梦见小姐浑身是血要我救救她,王爷,请您救救来青小姐吧!

  小姐说,只要王爷能得到幸福,她变成怎样都没关系,就算一辈子都活在黑暗里,也没关系。

  小姐告诉我,人间有仙境,在一个深谷里,那里有水有鱼,有人人梦想的爱情,那里有她人生中最大的美丽……

  是吗?就是终生见不到阳光都没关系,只要他幸福?

  是吗?深谷是她的仙境,是她人生中最大的美丽?

  为什么从不告诉他这些事情?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心情说清楚?他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当面问问她,她的爱情到底是什么,什么样的付出才是爱情底限?

  快马加鞭,他要用最快的速度飞到她身边,想她,不是只有今天,想她,是从看不见她那刻开始。

  采青,他来了,等等他,煜宸催促马匹……

  一抹清灵雪白落在他身后,贴着他的背,圈着他的腰,那平平实实的安全感觉呵,她真想就这样子,不放、永远不放。

  别急啊,煜宸哥哥,我已经在这里了,别再催动马匹,就让我们揽辔缓行,让马儿暂做休憩,假装我们的目的地是那片翠绿谷地。

  我不明白你的心,但我相信,你有一点点在乎我,比想象中还要多。

  是我,总是弄拧你的心,是我拙于言词、易发脾气,若是我肯耐心解释,一桩一项,条理澄清,你会懂得,我爱你,爱到达妒忌都不愿意,爱到只要你幸福,我便满意。

  我有遗憾,遗憾我们的爱情短到不行,偏偏这么短暂的爱情里,又总是差差错错,乱了秩序,假使能够重来,无论如何,我都不教我的爱情,造就你的辛勤。

  别怪我吧、别怨我吧,下回,我将记取教训,让我们之间完整美丽。

  接下来的人生,你终于完完全全属于涴茹姊姊,你该待她专心一意,不该将我们之间的遗憾延续,你和涴茹姊姊有缘有分,自该珍惜。

  小小的青葱玉手伸进他胸口,采青从中取出她相赠他的锦囊,袋子一偏,两条木雕小鱼落入雪地中央,一大一小,相依相傍,她轻轻松手,锦囊也落入白茫大地。

  雪仍然飘落,一层层覆盖大地,覆去马蹄痕迹。覆去苍白天地里,那抹孤寂……
返回页首 向下
查阅用户资料
joanne_kek
无尽的雷鸣


帖子数 : 2186
奖章 :
奖章2 :
奖章3 :
奖章4 :
奖章5 :
奖章6 :
HD金钱 : 27300
注册日期 : 08-07-28

帖子主题: 回复: 错过前世 ~~惜之   周日 八月 31, 2008 2:36 am

  「懂了吧,妳的坚持不会带来美丽结局,只会造就两人的终生痛苦。」地魅站在奈何桥前,看着手捧孟婆汤的女子。

  「那是我的处理方式不圆满,否则情况不会是这样。」采青自我警惕,下一世,她不犯相同错误。

  「妳以为有副圆融性子,就能解决所有问题?错了,你们之间的症结,在于两人中间缺了一条红线。」

  唉!世间人看不透世间,总是自以为有能力改变天命。

  「不过是红丝线,又不是深不可测的鸿沟,我不信越不过。」她微微笑着,对自己充满信心,因最后一刻……她看见他为自己心生怜惜。

  「妳该信的,天下婚姻全掌握在月老手里,他不认为你们之间有或许,你们的爱情便拉不开序曲。」他说得笃定。

  「不,序曲我已经拉开了,只恨生命匆匆,我们俩错失爱情,马背上,他的悔恨心焦是真实的,我相信对于我,他有爱意,即使只是初萌芽。」

  固执!地魅很想一棒敲醒她的执迷不悟。

  「又如何,就算他对妳有几分心意,他的妻子是杨涴茹,陪他走过一生的女人不是妳,十年二十年过去,了不起妳是他众多回忆里的一小点,了不起妳是他心中的小小憾恨。想想,为了这个点滴,断送生命,值得吗。。」

  「值得,更何况若是我够努力,懂得学习和涴茹和平相处,我也会在他身边,伴他走过生世。」

  「不可能的,你们之间没有姻缘线。」

  「有无名分无所谓,对于爱情,我的要求不多。」

  「知不知道,妳几次斩断和金大元的婚姻线,让月老很生气,这回他铁了心,非要把你们紧系在一起。」

  「他铁了心,我便得遵行?抱歉,我做不到。除了煜宸,哪个男人我都不要。」铁心的人不单单月老,还有她和她的不悔爱情。

  「不管如何,这辈子妳一定会嫁给金大元。」

  「是吗,要不要赌?如果我赌赢了,月老就奉送我一条红丝线?」她要亲手为煜宸哥哥和她自己,系出一世情缘。

  「我不赌,因为我确定,妳赢不了。」

  「你不赌,并非确定,而是没信心。」

  「妳不需要激我,我不会更改立场。我不过想让妳知道,若是妳肯和金大元在一起,妳的下辈子会是个美满人生。」

  「如果不呢?又要赠我一世欺凌?」她不害怕恐吓,没有煜宸,她不信人生存在美满。

  「我要怎样才能说动妳?」地魅望她--一个教人又气又钦服的女子。

  「说动我对你有什么好处?」她反问。

  「不要把凡人的思维套在我身上,我只是执行任务,点得醒、点不醒,皆属个人造化,我同妳多说几句,皆因同情,同情妳不懂珍惜手边拥有的男子,而去追寻别人的丈夫。」

  「别同情我,追求爱情,是我最大心愿。」

  「既是如此,喝下孟婆汤去投胎吧!」

  地魅摇头,她的不幸缘自于固执,她坚持选择最辛苦人生,谁也帮不了忙,至少她上辈子已经还清欠债一笔,剩下来的另一条人命,留待下世。

  点头,她向地魅抛出勇敢笑容,即便下一世仍注定孤苦劳辛,她不害怕。

  看着她的清瘦背影,地魅再说不出半句语评。

  「她仍然固执?」不知几时,月老来到他身边。

  「比你想象中固执。」

  「你在暗示我什么?要我加把劲,将她和金大元拉在一起?」

  「不,我在暗示你,退一步海阔天生。」首度,他为灵魂说话。

  「你站到她那边了?」

  「没有,我只是欣赏佩服她。」

  「再欣赏,你都不能忘记,她的命数早定,若执意违反天命,她必须为自己的生命负责。」

  「我了解,人总是要替自己负责的,不管经过几辈子,做错的事。待错的人,终会走到面前,向你索讨一切。」

  「好了,看戏吧!我不相信经过这两世折磨,她还学不了乖。」

  月老揉着满胡子雪白,拨开云雾,望向人间。
返回页首 向下
查阅用户资料
 
错过前世 ~~惜之
返回页首 
3页/共3到页面 : 上一页  1, 2, 3
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
HIDING FORUM777 躲吧论坛 :: 自由发帖地区 :: 文章小说-
转跳到:  
免费论坛 | © phpBB | 互助中心 | 违法举报 | 博客申请